© 原來是醬子
Powered by LOFTER

||Fin||加州清光のお話し

空小阶阶阶:

(番外,正文见这里

 


 

你们没有见过那个人笑起来的模样,他笑起来一点都不好看,还经常笑,像条在太阳底下暴晒过的比目鱼。他也完全不像后来传说中的那个他,那是你们的冲田总司,不是我的。他哪里是天边悬着的月亮,是还没融化的雪,是水里飘落的樱花瓣——他分明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只要病魔的掌心轻轻往他额头上一覆,他就摔倒了。你们不要相信大和守安定说的话,那个人狼狈、难过和无能为力的时候,他都没有看见。

 

 

 

1.

 

 

 

加州清光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谁也见不到他了,他还和以前一样在屯所里跑来跑去,可是居然没有人义正言辞地拦下他说,地板刚擦过,你不要穿着袜子在上面乱跑。他跑去土方先生的房间,看见土方正撑着昏昏欲睡的眼睛翻阅成堆的公文,于是他凑近土方的面前去做鬼脸,他想土方一定会被他吓一大跳,可是没有,土方只是打了个呵欠,随手把黯淡的灯芯拨亮了一点。

 

 

 

他终于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2.

 

 

 

事实上,加州清光还能像现在这样在屯所里乱跑,已经很超出常识了。他还记得那天晚上敌人的刀刺入额头的感觉,其实一点都不痛,他回想起来,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那时候冲田总司像是中暑了,或者别的什么毛病,连握剑的手都很不稳,走了没几步,踢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只是那么点的障碍物,居然就被绊倒了。加州清光当时只来得及想,那个人是怎么了,有没有受伤?他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断了都没有意识到。

 

 

 

池田屋事件过后的第二天,屯所里多了一只可爱(自称)的鬼。

 

 

 

3.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他注视着自己“死后”所发生的一切,可这些事情都已经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看见自己断损的本体,缺了一个角,就好像刚涂好的墙壁蹭上的污点,怎么刷也擦不干净。他后来被辗转交到了好几个刀匠手中,而那些人都只是摇着头还了回去。其中有一个刀匠倒是和冲田说,“有押形的话,如果只是要修复断了的鋩子,倒是可以把整个切先部分重铸,但即便是重铸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能再上战场了。”

 

 

 

那时候加州清光在心里想,千万不要答应啊,总司,不能斩杀的刀又有什么用呢?不能保护冲田总司,反而要靠冲田总司来保护的刀,还是加州清光吗?

 

 

 

结果,冲田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本体原样带回了屯所。

 

 

 

“谢谢你啊,总司,真是太好了。”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4.

 

 

 

加州清光不能离开本体太远,后来他和在池田屋断了的其他刀一起,都被埋在了屯所外面的庭院里,于是他的活动范围就限定在了屯所,日出日落,和以前也没有什么不同。

 

 

 

——从好的方面来想,至少加州清光现在有数不清的时间,和恶作剧的机会了。

 

 

 

第一天,他跑去趁着土方岁三睡着的时候在他的脸上画了个花脸,土方醒过来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到伺候他的小姓在一旁憋笑憋出了声,加州清光听见土方声称这一定是冲田的恶作剧,还怒气冲冲地要找他算账,笑的捂住肚子在地上打起了滚。

 

 

 

第二天,他发现原田左之助在偷吃厨房里刚买回来的糕点,他当时就大叫起来,“原来我藏起来舍不得吃的金平糖也是被你偷吃了的!”可是原田显然没有听见。他眼睁睁看着那些五颜六色的糕点转瞬之间所剩无几,原田哼着歌,什么也没觉察到地出去了,只留下加州清光对着满地花花绿绿的包装纸,发出没有人听得见的哭嚎。

 

 

 

第三天,他听到队士在背后议论冲田的刀法,他们说冲田太年轻,配不上剑术师范,还说他的姿势一点也不标准,持剑的时候往右边偏的太厉害了。加州清光立刻朝他们龇牙咧嘴,去拧他们的耳朵,可是他们什么也感受不到。他们还说冲田总司的刀法到处都是破绽,加州清光气的踩他们的脚背,踢他们的关节,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那些队士什么也没听见,自顾自走远了,加州清光还待在原地生气,气得他本来计划好的恶作剧都想不起来了。他想,你们陪他练过刀吗?你们上过战场吗?你们见过他杀人的样子吗?你们什么也不知道,凭什么这么说,我才是他的刀。

 

 

 

加州清光以前很喜欢吃金平糖,自从吃到过一颗坏掉的,就再也不肯吃了。

 

 

 

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咬到一颗被虫蛀过的糖,恶心极了。

 

 

 

5.

 

 

 

加州清光把本丸上上下下都玩了个遍,很快就腻了。

 

 

 

他不可以走出屯所,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等冲田巡逻回来,傍晚冲田回到屯所的时候他就会从房间里蹦蹦跳跳地跑出来,和以前一样,很高兴地对他说“欢迎回来”。晚上他也睡在冲田的房间,他断了以后就不需要休息了,所以他整晚整晚地发呆,有时他会去看冲田熟睡的脸,想象成一条黝黑的比目鱼,然后为了这个比喻笑到在地上打滚。

 

 

 

他找到一种新的玩法。

 

 

 

他决定开始假装自己还是屯所的一员,甚至学会了在其他人说话的时候如何加入进去。

 

 

 

“再不能拖延下去了,就这么办吧。”

 

 

 

“什么什么?你们在说什么?去哪里玩?”

 

 

 

“这又不是去玩,还是再慎重一点。”

 

 

 

“诶……不是在说去玩的事情吗?”

 

 

 

“我忍不下去了!近藤和土方实在是欺人太甚!”

 

 

 

“对啊!他们说好给我买很多好吃!不能因为我断了就不履行诺言嘛!”

 

 

 

“冷静一点,你也知道他们不是向来都是这样满口谎言么?”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啦……”

 

 

 

“他们杀了那么多自己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我们。”

 

 

 

“哎,你们要死了吗?”

 

 

 

“去找松平大人,他一定会为我们做主的。”

 

 

 

6.

 

 

 

其实加州清光什么都知道。

 

 

 

但是知道了又怎么样呢?

 

 

 

他已经断了。

 

 

 

7.

 

 

 

很快,听说屯所又要搬迁了。

 

 

 

池田屋事件以来,屯所的人越来越多,新选组的名气在京都也越来越大,八木家自然显得小了点,于是土方联系好了堀川那边的西本愿寺,准备很快就要搬过去。

 

 

 

“哎,要搬走了吗?”加州清光托着脸颊,百无聊赖地嘟囔,“我会寂寞的哦。”

 

 

 

“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土方的态度很强硬。

 

 

 

“请再多考虑一下,西本愿寺历史悠久,僧人也多有不满,再怎么说……”

 

 

 

“山南,你闭嘴。”

 

 

 

“好凶啊,土方先生。”加州清光被土方吓了一跳,朝他做了个鬼脸表示报复。

 

 

 

“土方副长!”山南敬助抿住嘴唇,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请您不要忘记,新选组并非是您一人的私物,屯所搬迁这种问题,至少要先请示近藤局长才能做出决定。”

 

 

 

“近藤先生他不会对土方先生有什么意见的啦。”加州清光懒懒地挥了挥手。

 

 

 

“局长的意见和我一致。”

 

 

 

“请容许我再次确认一遍,这是您自己的决定,还是局长的决定?”

 

 

 

土方岁三没有立刻答话,只是看着山南敬助的眼睛,气氛一下子变得僵硬了。

 

 

 

“我的决定,就是局长的决定。”最后,他这样说。

 

 

 

在场的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有加州清光撇了撇嘴,“结果还不是要走嘛。”

 

 

 

8.

 

 

 

冲田总司的身体在那段时间变得很不好。

 

 

 

从池田屋回来以后,就断断续续地发了几次烧,他开始变得经常咳嗽,虽然也去看过几次医生,可并没有查出来什么问题。

 

 

 

“你说他到底怎么了嘛……”冲田总司又一次咳嗽到站不起身的时候,加州清光对站在他身边的大和守安定随口说道。

 

 

 

可是大和守安定也听不到他问的话,只是匆匆忙忙的跑上前去,“冲田君!”

 

 

 

“我没事。”冲田总司挂着他惯常的微笑,摆了摆手,“只是感冒而已。”

 

 

 

大和守安定看起来并不太相信,可还是收回了焦急的神情,搀扶着冲田总司进了房间。

 

 

 

“真笨。”

 

 

 

加州清光蹲下来,沾了一指尖还留在地上的,刚才冲田总司咳出来的血。

 

 

 

“……两个人都是。”

 

 

 

9.

 

 

 

有一天晚上,加州清光看到山南敬助提着行李,匆匆忙忙地离开屯所。

 

 

 

“你要走了吗?”他问,可是山南敬助没有回答。

 

 

 

“山南先生,你还会回来吗?”他又问了一遍,还是没有回答。

 

 

 

加州清光就这样站在屯所的门口,静静地看着山南敬助一个人孤零零地走远了。

 

 

 

“再见啦,山南先生。”他在心里这样说。

 

 

 

10.

 

 

 

可是第二天山南敬助还是回来了。

 

 

 

然后他死了。

 

 

 

11.

 

 

 

那几天屯所的所有人都像炸了锅的蚂蚁一样匆匆忙忙。

 

 

 

可那都和加州清光没有关系,他只是陪着冲田总司一起待在房间里,哪里也不去。

 

 

 

房间里谁都没有说话。

 

 

 

大和守安定进来的时候冲田总司还会笑一笑,大和守安定好像只要看到冲田总司在笑就会安心很多,然而加州清光也知道只要大和守安定一出去,冲田总司就不会笑,他只是一个人倚在墙壁上,有时醒着,有时睡着了,偶尔还会咳嗽两声。

 

 

 

其实要不是他还偶尔会咳嗽,加州清光几乎都以为冲田总司已经死了。

 

 

 

加州清光想要说点什么。

 

 

 

“好冷啊,房间里。”他开始找点话说,“也不知道外面怎么了。”

 

 

 

“最近,雪开始化了,也没有打雪仗的机会了。”

 

 

 

“前几天我看到屯所的梅花开了,好早啊,明明还是这么冷的天气。”

 

 

 

“对了对了,我觉得勇三郎看得见我哎!之前有一次我想去采枝头上的花,结果怎么跳也够不到,那时勇三郎经过,居然朝我笑了起来……七岁之前的小孩子,都是神明呀!”

 

 

 

“你听得到吗,总司,听得到的话,就陪我说说话好吗?”

 

 

 

“我想和你说说话。”

 

 

 

房间里又很长时间没有人说话。。

 

 

 

“不要死啊,总司。”

 

 

 

12.

 

 

 

多少人曾爱他洁白无瑕的传说。

 

 

 

多少人曾描绘他后世流传的容颜。

 

 

 

然而在加州清光的记忆里,冲田总司永远是最初那个稚嫩的,爱笑的样子。他不记得冲田总司挥刀的模样,却记得最后他握着刀柄颤抖的手。他也记不清冲田总司到底杀过多少人,却永远记得他吐在地上的那口血,还残留在他指尖的那点温度。

 

 

 

只有他知道那个人连自己喜欢的人都救不了。

 

 

 

没有其他人会知道他狼狈、难过和无能为力的那一面,加州清光想,那是只属于我的。

 

 

 

10.

 

 

 

山南敬助死后,屯所还是搬到了西本愿寺。

 

 

 

加州清光的本体混同着那天断在池田屋的其他刀剑一起都埋在了壬生,所以他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临走的时候很热闹,队士们挨个和八木家的主人们道别。加州清光就凑上前,高高兴兴地把这些道别的话照单全收。

 

 

 

“再见呀!”

 

 

 

“再见再见!”

 

 

 

“我会想你们的!”

 

 

 

“谢谢谢谢!”

 

 

 

“以后还会回来玩的!”

 

 

 

“一定啊!”

 

 

 

他向每个前来道别的队士挥手,一直挥到手都疼了。

 

 

 

队士们越走越远,加州清光还站在屯所门口,他似乎看到冲田总司朝他这个方向回头看了一眼,只是这么一眼,他甚至都不确定冲田到底是不是在看自己,但是他一直维系在脸上的笑就这么突然崩塌了,加州清光站在门口,像一个小孩子那样大哭了起来。

 

 

 

“总司你回来,你回来带上我一起去好不好?”

 

 

 

他从来没有这样哭,哭的连鼻子都皱了,他想,自己一定很丑。

 

 

 

11.

 

 

 

新选组撤出以后,八木家一下子冷清了许多。

 

 

 

就连女主人也偶尔会感慨,一点也不习惯这样没有生气的日子。

 

 

 

加州清光正在逗小孩,刚出生的婴儿似乎可以看见他,越长大就越看不见了,所以他特别喜欢去逗那几个还可以看到他的小孩。他看着小孩无忧无虑的笑,才能觉得生活还有点乐趣。

 

 

 

他好像越来越容易犯困了,他想,自己差不多是该好好睡一觉了。

 

 

 

可是他又舍不得睡,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又总是在心底隐隐约约地觉得,冲田总司还会回来,把他佩戴在身上,就和在池田屋的那天一样,带他上战场。

 

 

 

八木家主人谈话的时候,他就在一旁听。

 

 

 

过了两年,各种各样的消息传了回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庆应三年六月二十二日,武田观柳斋死了。

 

 

 

十一月十八日,伊东甲子太郎和藤堂平助死了。

 

 

 

庆应四年一月五日,井上源三郎和山崎丞死了。

 

 

 

四月二十五日,近藤勇死了。

 

 

 

五月十七日,原田左之助死了。

 

 

 

五月三十日,冲田总司死了。

 

 

 

再没有人偷吃糕点了,加州清光听说的时候在想,可是也没人给他买了。

 

 

 

奇怪的是,他听说冲田总司的死,首先想到的竟然是大和守安定。

 

 

 

他望着外面在下着雨,迷迷糊糊地仿佛看见大和守安定一个人撑着伞站在门外。他还穿着黑色的丧服,和他的刀鞘很像的颜色,加州清光想其实大和守安定一点都不适合黑色,也不适合这样的下雨天,外面这么冷,他怎么不进来坐坐呢?

 

 

 

加州清光想,要是自己还没断掉就好了,至少还可以出去拉拉他的手。

 

 

 

12.

 

 

 

他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了。

 

 

 

加州清光觉得自己特别累,一合上眼,就再也不想睁开了。

 

 

 

睡着以后,他又做了一个梦。

 

 

 

13.

 

 

 

我,加州清光。被称为“川下之子、河原之子”喔。

 

 

 

不易操纵但是性能一流,正在募集能够经常使用并且会爱惜我、还会装饰我的人。

 

 

 

好久不见。

 

 

 

 

 

 

 

 

 

 

 

 

 

——END

 


评论
热度 ( 135 )
TOP